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给力文学网 www.geiliwx.cc,最快更新恋白言最新章节!

    硝烟飘到了遥远的尽头,战场已被风沙掩埋,呐喊在空寂里沉默,古剑在残风中腐锈。为战斗而生的灵魂,开始为生存而战斗,没有号角的年代里,生存是唯一的长路。——《秦时明月》

    ……

    ……

    月花残身体是没受多大伤的,只是体内没有灵力罢了,待到灵力恢复后便能醒来了,至于时间方面,这可没人知道,就是连月花残自己,你若是问他,他肯定会说不知道。

    孔涵双静坐在那里,闭着眼,嘴里不知在叨念这什么。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爷爷,我回来了!”

    “哦,小雨回来了啊,对了,子凡一直在等你呢,快去看看吧。”

    “涵双来了?!”

    不多会儿,孔涵双睁开了眼睛,突然看见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叫道:“哎哟喂!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这可把我给等的。”

    那小子看见了月花残,叫道:“哎呀妈呀!这不是月花残么,刚我还听说他和一神秘男子交手了,怎么现在跑我这来了啊?!”

    “边去边去!别乱摸,小心摸坏了。”孔涵双很是认真地说道。

    唐雨一听便急忙把手抽了回来,小声问道:“涵双,这月大侠咋了啊?”

    “哎呀呀,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还是我把他给拖过来的。”孔涵双愈发认真地说起来。

    唐雨听闻大惊道:“哇咔咔!那你把他带我这来干啥啊?我可不会救命啊!”

    “他还有一个心愿没有完成,我答应他要帮他的。”孔涵双三分真七分假的说道。

    “那你来找我干啥?”唐雨说道。

    “自然是找你帮忙的啊。”孔涵双说道。

    “要我帮忙,难不成又是要我去找人?”唐雨问道。

    “正是!”孔涵双笑着说道。

    “哎,不行不行!上次你要我去找的那人回来后差点没砍烂我,这次说什么也不帮你找人了。”唐雨说道。

    “唉,唐兄啊,那次是纯属意外啊,再说这次我也是受人之托,并非我我的意思啊。”孔涵双越说越是伤心,“而且唐兄,你看这人也快不行了,你就帮帮他吧,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那人可以救他?”唐雨问道。

    “是啊是啊!”孔涵双点头说道。

    “那好吧。”无奈良久,唐雨还是答应了。

    “那人叫什么名字?”

    “千月。是个逸灵玄女。”

    “逸灵玄女,莫不是这几天闹的沸沸扬扬的那个?!”

    “正是。”

    “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带着他走吧,人找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要不要我帮忙,或许能快些。”

    “死开死开!有几远走几远,赶紧的。”

    “切!谁稀罕似的。”

    孔涵双拖着月花残回之前那个木屋里去了。

    唐雨看着孔涵双他们背影,嘀咕道:“千月?姓千么?!”

    ……

    兰古城,叶府。

    “老爷,有人送来了一封信。”张管事匆匆忙忙的跑到前堂把信递给了叶天行。

    叶天行就是这里的主人,只见他打开信后,只是一眼便大怒道:“送信的人在哪儿!”

    “回老爷的话,那人已经走了。”张管事回答道。

    “有没有看清那人的脸?”叶天行又问道。

    “那人穿着一身黑袍,脸也被遮住了,所以并没有看清。”张管事回答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叶天行对那张管事说道,张管事听闻后便急忙退下了。

    待到那管事走后,叶天行突然说道:“叶一,你怎么看?”随即把刚才那封信扔了出去。

    只见那信没飞出去多远便突然停在了空中,旋即一个年轻少年便出现在了那里,手中正拿着那封信。

    这少年便是叶一,叶一看了下信后便道:“老爷,天道宗这样的隐世门派怎么突然管起我们世俗界的事来了。”

    “这也是我所疑惑的地方。”叶天行说道。

    “那…小姐的事?”叶一问道。

    “自然是越快越好。”叶天行说道。

    “那我这就前往庭城。”

    “嗯,去吧。”

    ……

    一日后。

    月花残依旧还是没有醒来,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呼吸已经比昨天正常了许多。

    孔涵双此刻正在屋子外面种起了花来,红的蓝的可谓是五彩缤纷,五光十色,色彩斑斓啊。

    一阵风吹过,孔涵双好似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向远处看去。

    一只小鸟从树上飞起。

    “看来是我多虑了。”

    孔涵双接着种起了花来,他突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他种的非常认真。

    ……

    夕阳西下,余晖散落在小河里,泛起阵阵涟漪,闪烁着各种光彩。

    一座古老的石桥旁种有一棵老树,在余晖的照耀下,这树仿佛更苍老了许多。小鸟从树枝上飞起,抖落了一片树叶。树叶随着风渐渐落下,不一会儿,便落在了河面上,泛起了阵阵涟漪。

    石桥的那头是一片林子,林子里传来了脚步声,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一个少年背着把黑色的大剑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一步又一步,每一步都仿佛显得很沉重,但却异常坚定。

    少年一步步地向前走着,当他走到石桥上时,突然抬起了头看向远方,余晖散落在他的脸上,透过那树杈仿佛看到了他诡异地笑了笑。

    ……

    ····

    是夜,饱如黑墨。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一座极其富丽堂皇的阁楼上,一位女子身着月华霓裳服,冰蓝色的眼眸此刻正凝望着远方。阁楼的门被推开,一位男子走了进来,走到那女子的身边,随即说道:“残命在庭城。”女子没有说话,因为她早就知道了。

    “幽夫子的两个徒弟,有一个,现在也在庭城。”男子继续说道。

    女子听闻后看向远方的眼眸动了动,问道:“哪一个?”

    “年纪小的那个。”男子回答到。……

    女子沉默了会后发现那男子还未离去,于是便问道:“还有何事?”“命仙也参与此事,而且,天道宗也与此事有联系。”男子说完便离去了。女子手臂一挥,温度骤然降低,空中渐渐浮现出了四个完全由冰凝聚而成的字,赫然便是“初重多汴”。

    不一会儿,这四个字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

    那女子惊咦了声,因为就连她也看不清。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天机么?呵呵!”女子笑了笑,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但她实在是太少会去笑了。

    没过多久,那一团模模糊糊的东西又发生了变化,只见它渐渐地从最先开始的淡蓝色逐渐变成了暗红色。“变数?”

    待到这一切都变得清楚了后,先前的“初重多汴”却是变成了“月花残”。而且这三个字显得是那么的狰狞可怕!三个血色大字浮现在空中,女子手臂一挥便消失了。

    “天机?变数?残命?残月?”女子再次抬头向远方看去,只是这一次,她仿佛看得更远,更认真。……

    ……

    第二天,唐雨便找到孔涵双并告知了他千月的所在。孔涵双得知后甚是开心,之后硬是带着唐雨到城北石桥下的一个小铺子里大吃了一顿以表谢意。当天晚上,月花残便醒了过来。听闻千月的消息后他便怎么也睡不下去了,拖着孔涵双直接跑去了皇城君府所在。

    ……

    此女如幽谷冰兰,冰冷,尊贵,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张脸仿佛只在记忆里存在,令人无法直视。

    “啊……此女定为人间极品!”

    一个身着普通黑衣的少年正靠在墙角,时不时看看路过的女子,感慨不已。

    “不好!此女有难!好机会!”

    一道黑影突然从一处街角以极快的速度向先前那女子冲去。

    就在那黑影即将挨到那女子时,那女子也是刚反应过来,少年便出现在了两人间,一掌把那黑影击飞后,刚回头,却没想,啪!被这女子扇了一耳光。那声音,当真清脆响亮。

    “你干什么!?”少年很是无辜的瘫了摊手,问道。

    “啊,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要打你来着。”女子红着脸说道。

    “哎,没事没事。”少年一看女子这般,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两人这还没说什么,那刚被不知击飞了多远的黑影又回来了,其后还跟着好几个帮手。

    “小子!天家的事你也敢参合。”先前那男子说道。

    “天家?皇城天家?!”少年没多久便想起了这个天家。

    “小子!事已至此,你也活不成了,拿命来吧!”

    那几人纷纷向少年冲来。

    “切!整个逸灵大陆,还没我禾棨管不了的事!区区天家,也敢问我要命!”

    少年很是不屑地看着那几人,右脚往身后轻轻一划,那几人皆是大吐了口鲜血,狼狈离去。

    少年转过身来,只见那腿上还余有道道残影,看着女子说道:“好了,没事了,你以后还是跟着我吧,免得他们再来烦你。”

    “小女多谢公子,只是小女还有事未完成,怕不能跟着公子了。”那女子说道。

    “呵,叫我禾棨便是了,你有事的话便去吧,这是我的传命玉简,遇到危险时便把它捏碎,我会及时赶去救你的。”少年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简递给那女子。

    女子接过玉简,说道:“多谢公子,小女子无以为报。”

    “没事,没事。哦,对了,差点忘了问你的名字。”少年说道。

    “我叫惜月。”女子说完便红着脸跑了。

    “惜月,不错不错,可这……”

    少年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身影,心道:我这模样怎么成了公子。之后便继续靠在之前那墙角,时不时看看路过的女子,感慨不已。

    ……

    ……

    月花残正带着孔涵双去君府,却没想路上竟碰到了初重多汴。月花残一看到初重多汴,整个人就炸了,冲上去便问道:“千月在哪儿?!”

    初重多汴只是路过,却没想竟碰到了月花残,看着他那妖异的样子,初重多汴整个人都不太好了,随即冷冷地道:“你知道的事又何必问我。”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却没想月花残硬是死皮赖脸的缠在这里,看那架势,是不动手就不会走了。

    孔涵双发现初重多汴快要忍不住动手了,便赶紧冲上去拉着月花残,很是不好意思的冲着初重多汴笑了笑,拖着月花残便走了。

    “干嘛拦着我,我还没跟他说完呢?”月花残继续嚷嚷道。

    “咋滴?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你打得过人家么你?!”孔涵双冲着月花残说道。

    “怎么?你觉得我打不过他?我告诉你,那是哥哥我没使出全力,要不然……”

    “够了!咱还得留点力气去对付君华啊。”

    月花残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于是他很不爽,便道:“区区一个君华,小爷我还没放在眼里,大不了开残花跟他拼了。”

    “我擦!你小子是活够了,我还没活够呢?你想死,千月咋办?我可是丝毫都不会介意的哦。”孔涵双说道。

    “去你的!有你小子啥事,走!找君华去。”月花残气势汹汹地朝着君府走去。

    皇城,君府。

    此时此刻,君华正端坐在一旁,听着属下来报。

    “大人,孔涵双和月花残来访。”

    君华听闻便道:“夜机,随我一同出门迎客。”

    夜机倏然而至。

    ……

    ……

    一片大草原上,此时正直夜深,一眼望去,黑森森一片。

    突然间,不远处出现一个白点,在这黑夜中,显得是那样的突出,引人注目。

    走近一看,这白点却是一名白衣男子,男子仰天望月,周身散发着无尽的白光。

    突然间,月亮似乎变得不同寻常了,周边的云朵开始翻滚起来,月亮周围也开始扭曲,这一切的一切,诡异无比。

    “妖。”

    白衣男子吐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字。

    ……

    ……

    孔涵双和月花残看着对面站着的君华和夜机,月花残率先说道:“君华,交出千月!”

    “怎么,月大侠此行就为这事?”君华说道。

    “你交还是不交?!”月花残是个急性子,他现在只想见到千月。

    “呵呵,月大侠,涵双先生,恕君某直言,千月姑娘早已不在我君府了。”君华说道。

    “去你妈的,你说的话,你以为我会信,赶紧把千月交出来,别逼我动手!”月花残说道。

    “呵呵,既然月大侠不相信,那我等也无力陪月大侠再玩下去了,来人!送客!”君华说道。

    月花残正想动手,却被孔涵双给拦了下来。

    “别冲动,君华不好对付,而且此事有古怪。”孔涵双说道。

    “我擦!你个挫逼,这么怂,哥哥动手,你怕个球?!”月花残说道。

    “别激动,出去再说。”孔涵双直接把月花残给拉了出去。转过身对君华说道:“涵双告辞了。”

    ……

    夜空中的月亮变得愈发诡异了起来,原本静谧的白光却也渐渐变成了妖异的红光。

    ……

    “大人,刚才怎么不直接杀了他们。”夜机说道。

    “呵呵,杀不了,而且,不能杀。”君华说道。

    夜机很知趣的没有再问下去了。

    ……

    妖异的红芒倒映在月花残的脸上,月花残的血液开始沸腾了起来,气息异常紊乱,体内灵力暴动。

    孔涵双瞬间便察觉到了月花残的不正常,立即顺着月花残的手,运转起了灵力,却没想,当孔涵双的灵力一碰到月花残的灵力时,就如同冰雪掉进了火堆里。

    “噗…”

    孔涵双大吐了口鲜血,倒在地上,一只手却已变成了妖异的粉色。旋即孔涵双便立即坐起身来,强力运功逼出这种邪毒,不一会儿,那只手已鲜血淋漓。

    “哈,果然是飘渺境,这都没死,想必定是三品之上。”初重多汴站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孔涵双说道。

    他并没有离去,因为他知道,今晚有事发生。

    ……

    另一处。

    “六长老,没想到这个孔涵双,区区一介书生,竟是飘渺高手。”一个身着道服的少年说道。

    “呵呵,不错,云儿,这两人与你一般年龄,有没有把握打败他们?”那个被称为六长老的人说道。

    “月花残,早就想和他决一胜负了。”少年说道。

    “呵呵,等会儿为师就帮你完成这个心愿。”六长老说道。

    “呵呵,多谢师父!”少年说道。

    ……

    月花残现在已经非常,非常,非常的不太好了,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粉色的人,眼瞳,头发,皮肤,无比诡异的颜色充斥着月花残,他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体失去了控制,已经不是月花残了。

    孔涵双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月亮,又看了眼月花残,怔了会儿,才道:“竟是,妖变。”

    “呵呵,终于发现了么。”初重多汴在一旁看着孔涵双,漠然道。

    月花残现在脑子里还有一个意识,也是唯一的一个,就是千月!

    随即月花残便径直向君府冲去,一脚踢碎了君府的大门,朝着里面大喊道:千月!!!!

    千月!!!!

    暴吼声如雷震般响彻云霄,整个庭城都为之一震。

    “不好!”

    月花残发了疯般的冲进君府,仿若一道红色闪电,瞬息间便来到了君华的面前,二话不说就一拳打去。

    君华一察觉到危险就立刻运转灵力,怎料想月花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一拳便把他给轰飞了出去。

    夜机刚反应过来就被月花残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额啊啊啊!!!!

    月花残仰天一声长啸!召出残月,一场屠杀就此展开。

    ……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此事太过诡异,得汇报给掌门。”道服长老和他身旁的少年说道。

    “想走?走得了么?!”

    两人刚准备离开,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他们身前,挡住了去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